当前位置:大道独行>第一百二十四章 事如梦随轻风去!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事如梦随轻风去!

本书:大道独行  |  字数:3657  |  更新时间:

“我叫随风,其实我的真名叫做李佑,我的父母都是天行健宗弟子,不是那种名扬天下的天才弟子,都是普通外门执事弟子,筑基境界就是他们的极限了,在他们的努力下,我成为了天行健宗的内门弟子。”

“其实我可以成为内门弟子,这都要感谢一个人,碧安真君,当初她和我父母都是同届师兄妹,据说小时候,她和我母亲是手帕交,我父亲曾经帮助过她很多次,在后来,她被强者看中,收入门墙,步步高升,成了真人,成了真君,后来我到了修炼的年纪,父母求到了她,她点了我的名,我才得以进入天行健宗内门。”

“记得小时候,我进入内门的时候,无数的亲朋好友过来恭喜我,无数的小伙伴羡慕不已,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我就是天之骄子,那时我就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

“虽然我的记忆出了问题,很多东西,我已经记不住,但是那一天,一切我都记得!”

“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然后的记忆,就是无比的黑暗,我披红带绿,进入天行健宗内门,以为我的前途无量!谁知道,到了内门,我才知道,我不过是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小修士!”

“在家的时候,我是我们那里最天才的少年,修炼一天,我就气冲九关,没有人修炼速度可以超过我,所以父母才会倾尽全力把我送入天行健宗内门。”

“可是,到了内门,我才知道,我不过如此!比我强的人有的是,有些人过目不忘,有些人掌控神通,有些人举一反三,有些人聪慧无敌,我在家乡虽然乃是孩子王,最天才的少年,在他们中间,我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除了修炼落后,无论是门派中的人脉关系,还是手中的灵石金钱,我都是师兄弟中,最弱,最穷的一个!”

“他们穿着最好的法袍,我只能穿着门派颁发的法袍,他们可以花大比灵石请前辈指导教授,我只能依靠在学堂自己学到的东西,苦苦专研。”

“父母倾尽全力,完成宗门的任务,为我赚取灵石,但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

“因为我穷,因为我弱,他们就有人嘲讽我,欺负我!”

“那段时间,我已经记不住多少了,但是我依稀还记得那些耻辱,那些悲哀,那些躲在床里的哭泣。”

“后来又一次,我实在无法忍受他们的欺辱,我就怒了,和他们打了起来,虽然他们比我要强,但是打架,他们不行!”

“好像,是我一个人打了他们起个人,还是六个人,很多东西,我都记不住了!”

“门中要开除我,我的父母不得不又找到了碧安真君,苦苦哀求。那碧安真君的冰冷话语,那高傲的表情,我至今还记得。

‘当初我们的人情,我已经还给你们了,现在不要在求我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帮你们了!我们的身份已经不同,夏虫不可以语冰!’”

“碧安真君不再帮忙,我马上就要被开除宗门,这时黑龙老道找到了我,他听到我一个打到了六七个同门,对我很好奇,正好缺一个扇火的道童,让我过去做个扇火的道童!”

“于是,我就失去了原来的名字,成了随风!做了天行健宗丹房扇火的童子,一做就是三年,直到我十七那年,人生改变了!”

“那一年,我的父母为给我赚取灵石,在一次任务中,双双受伤,需要价值三千灵石的丹药,才能治愈。那一年,黑龙老道炼成了一颗绝世神丹,宗门大奖,包括我在内,都可以得到奖励,黑龙老道问我要什么奖励,我就说,我要修炼大明光!”

“大明光,天行健宗镇派七法排名第六,天下最强十九光术之一,但是却是天行健宗最容易奖励给弟子的无上神功,因为这个功法最难修炼,光是符印法决就足足八万四千个,御使此术,这些符印法决,在战斗中,不可以差上一个,不然法术绝对无法炼成。”

“可是,可是,其他的绝世神功,我是无法得到的,唯独这个,宗门才会奖励给我这个小小的扇火童子!唯独这个,我才有机会在天行健宗崛起!”

“那时不得不拼命了,为了父母,为了一口气,我开始修炼大明光,不就是八万四千个符印法决,我都能记下来!”

“我拼命的修炼,拼命的记忆,我可以忘记一切,我可以舍弃一切,我也要修炼成大明光!”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记得我在祖师石像之前,苦苦发誓,终于那一年,我炼成了大明光!”

“大明光修炼成功,在门中大比之中,我一人独占鳌头,近败千名同门,打败掌门弟子,唯我称雄!”

“然后入筑基境界,在十年一次的天才会上,力败十二上门天才精英,一时间,扬名天下!”

“一时间,我的风头无尽,父母的伤也治愈了,师父也收我做了弟子,在天行健宗,我也是十大天才之一,未来门中的中流砥柱,可以说,前途无量!”

“可是,修炼大明光的副作用出现,我的记忆,越来越差,一些朋友亲人,我都忘记了他们的名字!”

“开始我也解释,后来发现他们根本不听,都说我变了,我狂了!我傲了!”

“无论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停,狂就狂吧,傲就傲吧,所以以后我就装的无比的狂傲,他们就不在烦我,不再说我了!”

“可是,后来我的记忆越来越差,忘记的事情,越来越多,师父的名字都忘记了,甚至连我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我只记得我叫随风!”

“没关系,只要我的大明光在,我就是天之骄子,无论记住,记不住他们,都不用在意!”

“可是,可是,从那以后,我的大明光无法在前进一步,无法修炼到曰月光出的第二层境界,而且,还有退步的迹象,我开始忘记那些符印法决,如果我把大明光的八万四千个符印法决,忘记一个,再也无法御使大明光,我是不是会失去一切,重新变成那个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我?”

“恐惧,无比的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从此天天缠绕着我,每天我都无数次的反复记忆这些符印法决,生怕忘记一个,但是我发现,我还是开始渐渐遗忘!”

“那一段时间,是我最黑暗的时候,幸好遇到了观天宗的璇玑仙子,她指点我,给了我四句歇语,剑神之女,巨龟崩溃,化龙蝴蝶,大明终成!

我的机缘在巨龟飞舟上,于是,我开始在巨龟飞舟服役,一做就是三年!”

“这三年,人来人往,我见过很多人,很多事,但是转身,我也把这些人,这些事,全部忘记,可是,可是,我的机缘在那里?”

“终于机缘来了,我见到了剑神之女,其实我早发现了狱魔宗的余孽,我刻意不传递警告,最后巨龟崩溃,可是,可是,我的机缘在那里?”

“机缘没有看到,只是看到了满天的鱼人,他们疯狂的围攻我,因为我的大明光,光芒如曰,所有鱼人都会看到!”

“战吧,死战,血战,杀了多少鱼人,我已经记不住了,没有三千,也有二千,直到大爆炸产生,我真气耗尽,再也战不动,飞不动了!”

“璇玑仙子骗了我,那里有什么机缘,在我真气耗尽的最后一刻,我突然发现,过去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也许人之将死,最后的记忆到退,我叫李佑!

然后,我的大明光消散,跌入海中!”

“海水是这么轻柔,就像母亲的怀抱,我好像在下沉,也许这样死了也是好事,不再烦恼我又忘掉了什么,不再去想……”

“咦,有人再救我,再向着我游来,他要救我!”

“这人,我好像认识,他……,他叫做什么了,记不住了!”

“他拉住我了,拼命的向上游去,看来这次我死不了,啊,在我的法眼之下,他体内的真气赫然赫然是条龙,可是,可是,又变成了一只蝴蝶,化龙蝴蝶,难道说,这就是我的机缘!”

“我得救了,我得救了,看着他,还有他身边的小女孩,可是我一点也无法高兴,因为我在方才,将所有的大明光八万四千个符印法决,全部忘记,至此,我变成了那个普通再普通不过的李佑!”

“这样的结局,还不如死了,我心丧若死,我用最恶毒的话语,咒骂救出我的这个少年,虽然我很感激他,但是不如他不救我,让我就这样死去!”

“我疯了,在骂他的时候,什么都说,把我记住的过去一切,全部的说出来,对不起了,少年,不要救我了,让我再一次的去死吧,下辈子,你的恩情,我会报答你的!”

“那个少年,被我骂的好像怒了,他在打我,一边打我,他一边在激励我,天真的家伙,可是我的心已经死了!”

“什么人活着,就有希望,什么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什么只要努力,就会有收获!这些话,我听过无数遍了,他还是太稚嫩,这些激励的话语,我已经免疫,毫无效果!”

“他又打我一个嘴巴子,可是我一点也不痛,然后他眼睛亮了,举起他的手,让我看,嘴里还在喊什么?”

“什么,我的大明光没有消失?什么,我的大明光,虽然忘记了符印法决,但是它已经变成我骨子里的本能,已经达到无形护体的地步?不可能!”

“可是,可是,他的手确实肿了,在他激励我,打我脸的时候,竟然把他的手反震的肿了,这,这绝对是大明光的月光反震,而我却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难道,难道……”

“艹了,这是谁发明的大明光,我艹他十八辈祖宗!

原来大明光想要进入第二层曰月光出,必须遗忘前边所有的符印法决!这样化有形为无形,万千法决,烙印在心,这才算修炼有成,这就是我的机缘!”

“一直以来,我所抗拒的忘记,其实乃是修炼大明光的必然过程,当我将一切都忘记的时候,我就会自动晋升境界,然后重新记忆一切!”

“我死死的记忆,苦熬了三年,其实三年前,我就该修炼大成!”

“人生就是如此,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的机缘到了,我的大明光晋升了,而且以后再也不怕忘记了,因为它已经成为了我骨子里的本能!”

“好像我的记忆也恢复了,他,他好像叫做洛,洛离,他背着那个女孩,好像就是剑神之女!”

“谢谢你,洛离!”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