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道独行>第四百二十七章 血脉之毒无生杀!

第四百二十七章 血脉之毒无生杀!

本书:大道独行  |  字数:3464  |  更新时间:

毒鮋无生杀以十三种剧毒为法引,化生毒素,无形中侵袭对方,将对方毒杀。

洛离在梁州使用过几次,对旁门左道的筑基修士使用,几乎乃是必杀之法,用一次杀一个!

但是如果用在那些上门的金丹真人身上,效果极差,只能起到牵制作用,而此地的四个金丹真人,洛离渐渐摸清他们的实力,毒鮋无生杀根本无法毒杀他们,所以洛离也就没有在意这个法术。

今天,毒鮋无生杀**大成,化生海域,顿时洛离得到隐藏一段神念,这是毒鮋无生杀大成后才会出现的神念,介绍毒鮋无生杀大成之后的特殊使用之法。

与其他的七十七杀完全不同,毒鮋无生杀不可以和任何的法宝组合,它的大成状态,乃是一种特殊的奇毒,叫做血脉之毒。

这种血脉之毒,洛离细细研究,顿时无比惊讶,十分诡异。

毒鮋无生杀在未大成之前,十三种剧毒法引与**者气息相合,做化生的毒素,每个**者虽然都会有所细节上的不同,但是大体上还是相同,都是剧毒。

这种剧毒,给任何的活物生灵使用,都是可怕无比,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凡是中毒者,所中之毒,都是一样的,有的生灵抗毒姓强,就可以抵御强毒,安全无事,有的生灵,抗毒姓弱,就会被活活毒死。

而这血脉之毒,则是完全不同,它完全就是特定毒素,专门为单一敌人,制造的单一剧毒。

此毒需要洛离采取对方的血脉基因,然后和自己的毒鮋无生杀海域相融合,细心培养,制造出的一种特定血脉基因毒素。

此毒只对那采取血脉的对象有效,对于其他人,毫无毒效,毛发不伤,但是那对象如果被毒到,管他是金丹真人,还是元婴真君,必死无疑!

这血脉采取可以是对方的一滴血,可以是对方的毛发头发,可以是对方的皮肤血肉,只要得到一定数量,细心培养,如果培养成功,那就是必杀剧毒。

但是,不要说金丹真人,就是筑基修士都是无漏之体,身体达到完美,头发不掉,毛发不脱,**不遗,很难采取到对方的血脉,金丹之后,那更是如此,一丝不泄,而尿液等废物,已经被污染,无法使用,另外通过后裔提取血脉,完全没有效果,必须是本人,所以此血脉之毒配置很难。

但是一旦配置出来,不要说金丹真人,就是元婴真君,都可以立刻毒杀。

曾经有一段时间,混元宗为魔宗之时,靠着此法,横行天下,无数修士为之色变,战斗之中,只要被混元宗所伤,就是必死无疑。

后来有人发明了一种法术,战斗之前,使用此法,血脉基因暂时被法术污染,彻底混乱,那怕受伤,血肉迸溅,被混元宗得到,也是什么事情也没有。

此法一出,渐渐的毒鮋无生杀退出历史舞台,成为七十七杀中普通一法。

不过现在这些神威宗的金丹真人,根本想不到有人潜伏在他们身边,就是知道了,世人已经忘记了毒鮋无生杀的恐怖,谁也不会待着没事污染自己的血脉,这就给了洛离机会。

不过在此之前,洛离要先偷偷的离开宝库,才有办法,偷取对方的血脉基因。

这时暗流无形杀,开始发威,暗流无形杀**大成,洛离可以分出数道暗影,游离体外,如同洛离**,可以听从洛离控制,这就是洛离的依仗。

这宝库在离情真人离开之后,每隔数天,就会有一个筑基真修,到宝库中整理清点各种物品,这个修士应该是宝库的负责人。

此人大约每隔四天到此一次,或者取走丹药法器和各种材料,或者送入丹药还有各种材料,那潜修丹也被取走数次,但是在洛离的控制下,那些他使用改造过的潜修丹,很少被拿出。

这人毫无觉察,他干活马马虎虎,而且还偷偷的盗取宗门的灵石,那装着灵石的大箱子下边,足足尽三十万的灵石,乃是伪石。

一看这家伙,就是关系户,裙带关系,才能混到这个管事身份。

除了这些,那个修士,每次到此,都会送来几个被离情真人拿走的各种诡异琉璃瓶子,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看着无比的诡异恶心。

这个修士就是洛离的第一个实验对象,这一次他又到宝库清点,在检查法器的时候,不小心手一抖,被一个飞剑法器刺伤,立刻鲜血落下,他没有注意到,地面之上,好像有一个微微移动的影子,他的鲜血落下,那影子立刻收集了一滴鲜血。

这个修士自言自语骂了一句:“今天怎么了,这么倒霉!”

然后他随手拿起一颗疗伤丹药,吃了下去,伤口立刻自愈,再也没有清点之心,转头离开这里,其中一个暗影,随在他的影子中,随着他一起离开宝库,然后藏到暗处。

那修士渐渐走远,那一道暗影飘浮而起,正是洛离外放的暗影,然后来到大门之前,按照洛离当时悄悄的记忆,开始拨动宝库大门的八卦灵锁。

不一会,宝库悄然打开,洛离长出一口气,自己可以离开宝库了!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宝库大门缓缓落下,数道暗影藏在外面,现在时机还不到。

然后洛离开始配毒,用此修士的鲜血,和自己的毒鮋无生杀海域相合,制造血脉之毒。

细细分析,洛离发现每个人的血脉都是由二十三对奇异的,如同螺旋形态的物质组成,都是由无数细小的各种血脉因子组成,而这配毒,就是利用这些血脉因子的搭配组合,调制出专门毒杀此人的可怕剧毒。

而这剧毒,对于其他人,丝毫没有影响,彼之砒霜,吾之**糖,很是神奇,就是被毒杀者,也可以丝毫不表现出中毒症状,甚至洛离可以调制出对方的死亡症状。

这个过程,其实相当复杂,这种配置极其要求掌控之力,差一丝血脉变异,不要说毒死对方,就是打个喷嚏都不可能。

洛离细心的调制,但是一次次的失败,想要配置出血脉之毒,难难难!

洛离长出一口气,不在配置,在宝库之中,放松休息片刻,然后继续配置。

这一次,瞬间洛离化作一个老人,鹤发鸡皮,老迈不堪,他使用了衰枯之法,肉身老化,但是精神达到最佳状态,然后重新配置。

在此配置,洛离激活太虚天演太上感应太微洞真经,以此法为辅助之法,靠着此法的精确计算,模拟分析,推演微控之力,开始调制血脉之毒。

他不在将此做为一个配毒过程,而是将此做为一种**,一种计算,一个棋局!

有此法的相助,洛离的这一次配置,比起以前,容易的多了,虽然又一次的失败,但是曙光已经出现。

洛离丝毫不气恼,再一次的继续,终于这一次,血脉之毒配置完成!

毒药配置完毕,洛离长出一口气,可以试验了!

胡亮漫步走在神威宗的地下大殿之中,每一个看到他的筑基修士都会行礼:

“胡亮师兄你好!”

“胡亮师兄,您的气色很不错啊!”

胡亮微微点头,他很享受这种尊重,当年未入门之前,他本是离情真人的书童,陪着离情真人入神威宗,一起**,一起在那浩劫中,逃出姓命。

离情真人很是念旧,也很相信他,帮助他筑基有成,让他看守宝库,这可是其他几个金丹真人都没有的殊荣。

但是胡亮也知道,之所以离情真人让自己成为宝库的管事,其实就是防备另外几个金丹真人,中饱私囊,所以除了离情真人的命令,其他几个金丹真人,胡亮一句话也不听,那怕对方恨自己入骨,从来对自己没有好脸色,胡亮也是毫不在意。

走出不远,前方走过来数个炼气期的修士,三男一女,他们无论是行动,还是表情,如同木头人一样,那女子颇有几分姿色,胡亮看看四周没有筑基修士,走了过去,拿出一个令牌,对着那个女修说道:“你跟我来!”

女修看到那个令牌,转身就随着胡亮而行,被胡亮带到一个僻静之处,立刻推倒,拔掉衣服,骑了上去。

在这过程中,胡亮脚下一道暗影一闪,那女修腿上一动,好像被什么刺伤。

过了一会,胡亮**完自己的**,缓缓爬起,看着那个女修说道:

“如同木头一样,真是没有意思,不过在此苦逼的地方只能凑合了,起来吧,穿上衣服,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那个女修士缓缓站起,穿起衣服,虽然还是如同木头人一样,但是双眼中泪水无声留下。

就在这时,好像是一道轻风吹过,那女修全身一滞,一下子倒下,腿脚开始抽搐,口吐白沫!

胡亮顿时一愣,说道:

“**之变?”

他立刻过去拿出几颗丹药,给那个女修吃下,喊道:“挺住啊,挺住,不要死啊,挺过去就可以做人了!”

看着此人品行恶劣,但是还有三分人姓。不过那女修挣扎了几下,顿时无声,死亡!

胡亮长叹一声,双眼通红,咬着嘴唇,说道:“可惜了,不过这样也许对于你来说,也许是好事,是个解脱,唉,活着怎么这么难呢?”

他快速的离开这里,不一会有人过来,将此女修尸体抬去,送入那大门之内。

远远窥视的洛离,长出一口气,这毒鮋无生杀调制成功,无形中毒杀敌人。

洛离没有毒杀胡亮,如果他死了,其他人清点宝库,对于自己不是好事,所以他的活着!

但是只是暂时的或者,他必须死,不只是他,这地下基地之中,四个金丹真人,二十五个筑基真修,一千个炼气期的修士,必须全部死!

不必怜惜他们,当年那些死在神威宗神狱中,成千上万的修士和凡人,可没有人怜惜,同样也没有人怜惜洛离的爹娘,这是死敌,洛离落到他们的手里,也许死亡是最幸运的事情!

这是死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