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道独行>第五百七十章 尔虞我诈掏家伙!

第五百七十章 尔虞我诈掏家伙!

本书:大道独行  |  字数:3401  |  更新时间:

得到小灰,这次重玄之行,收获还算不错。

三天后,再一次的道法交流,洛离又一次参加,上一次大家该换的东西,都换完了,这一次也就是单纯的道法交流了。

众人将自己修炼问题,一个个的提出,那些元婴真君解答,其中一些元婴真君也有问题,也是提出,看看同行之人是否知道答案。

整个大会气氛融洽,洛离在此细细倾听,虽然只是听到提问,但是对未来自己进入金丹境界之后,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心中有数。

在洛离一旁是一个女修士,也是金丹真人,不见什么刻意妆点的痕迹,只是寻常家居打扮,披一件厚纱背子,直垂至膝下,长袖纱裤,几不露半点儿肌肤,脸上也不过淡施脂粉,坐在洛离一旁,垂眸敛目,意态娴静,分明就是知礼守静的良家女子。不过明眸流转间,风情万种,当真是最能蛊惑人心的妖精。

在洛离另一旁,这是个彪形大汉,虎背熊腰,一脸的正气,不过看过去,好像脾气特别暴躁!

其中他提出一个问题,问的是炼神养灵之法,这问题很是冷僻,两个元婴真君,还有一旁的女修可以回答,不过元婴真君开价很高,最后这大汉选择了妙龄女子。

随着妙龄女子的解答,大汉高兴不已,不住的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太感谢道友了!”

他太高兴,一下子将前边一个老者的茶杯弄洒,那茶水洒在洛离脚上!

大汉急忙道歉,他也是自来熟,聊着聊着,就和那老者,还有洛离,聊在一起,妙龄女子也加入其中。

洛离和他们三人聊天,很是轻松,不时他们就会爆出一些天南海北的秘闻,听的洛离津津有味,于是四人就成了朋友!

那大汉叫做五夜,老者叫做申屠,女修叫做玉婉,这三人都是到重玄宗购买法宝。

其中申屠去过很多次了,道情路熟,可以联系到很多便宜的售宝人,玉婉立刻央求申屠带路,对玉婉有些意思的五夜也是急忙要求随行,洛离在一旁看着,说来说也,最后四人决定下了飞舟,由申屠带路,一起去购买法宝。

道法交流完毕之后,洛离回归住所,突然贾诩田丰出现,说道:“主公,这三人有问题!”

洛离一愣,说道:“什么问题!”

贾诩说道:“虽然他们三个号称第一次相遇,结成朋友,言语之中,毫无破绽,但是那个五夜玉婉之间,气息相合,他们好像修炼同一种法门,甚至是合击之术,他们两人绝对是旧识,我怀疑这是一个陷阱!”

洛离说道:“不会吧,这三人很和我的脾气,不会如此吧!”

田丰说道:“小子,信不信在你,别到时候被人阴死了,后悔晚矣!”

洛离摇摇头,说道:“我还是不怎么相信,不过我试一试!”

这头等舱模仿田园景色,其中也有蜜蜂灵蝶,洛离放出之间的蝶杀探,化作一只只普通的彩蝶,暗中监视三人。

这三人认识洛离之后,各自回归住所,再也没有聚合在一起,而且见面都是一副刚认识的模样,灵蝶探丝毫没有发现问题。

这个不行,洛离还有办法,过了两天,他以邀请三人,一起聚会。

洛离特意选择了飞舟之中,一家最大酒楼,万一这三人真的是不怀好意,在此他们也不敢下手。

进入这酒店,申屠说道:“别雪贤弟,你花这冤枉钱干什么啊,真是白瞎了!”

五夜说道;“是啊,是啊,下一次大家就到我那里,几壶好酒,几个小菜,意思一下,经济实惠,反正在于乐和,聚一聚开心!”

洛离点头,说道:“是啊,是啊,这一次我请,下一次的去你那里!”

去了你家住所,你们三个,我一个,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到此酒楼坐下,四人边吃边聊,洛离开始调戏玉婉,三二个黄色小笑话,说的玉婉脸红而赤,不时嗔怒!

一旁五夜也是微笑,不时举杯喝酒,但是他的眼中露出愤怒光芒,这玉婉乃是他的妻子,被洛离如此调戏,心中恼怒。

洛离是故意调戏玉婉,他知道五夜对玉婉有特别感觉,就是让五夜心中胡思乱想,好窃听他的心声。

感觉差不多了,洛离说道:“三个道友,对了,我这里有个小礼物,本来进门就想送给你们,方才喝酒太高兴了,现在才想起来,不好意思了!”

说完,洛离拿出三颗鬼王境界的幽魂珠,一人一颗!

看到这幽魂珠,三人顿时神色一亮,分别接过,申屠说道:“谢谢别雪老弟了!”

“谢谢别雪道友!”

洛离微笑,谢谢就好,收了我的东西,只要不是内心感谢,心中所想我立刻知道,看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三人没有一个感谢洛离的!

那娇艳如花的玉婉想道:“好肥的肥羊啊,杀了他,应该可以得到不少好东西,可是看他对我有点意思,我甩了老五那个莽汉,和他双宿双飞,是不是好处可以更多!”

五夜则是想道:“小子,敢调戏我老婆,我要把你魂魄祭炼十年,不,百年,让你享受无尽痛苦!”

而申屠则是想道:“好肥的羊啊,这家伙这么有钱,不知道是不是来头很大,看来得小心一些,找个机会,套套底细,小心为上!”

洛离长出一口气,三个王八蛋,没有一个好饼!

但是洛离笑的更欢,说道:“三位道友,遇到你们真是有缘,我这是八辈子有幸!来喝酒,喝酒!”

这一顿酒宴,喝的尽兴,洛离开始和他们划拳,不时抓住五夜和申屠的手不放,脚掌还不小心的触摸玉婉的小腿,一看就是调戏良家妇女,惹来玉婉一个冷眼。

终于酒宴结束,洛离长出一口气,在此过程中,喝的尽兴时,他暗中使用海参血咒杀,身体相触,无伤采血,在不知不觉中,将三人的鲜血都偷偷的采取了一些。

回到住所,洛离立刻开始配置,利用毒鮋无生杀,制造血脉之毒!

这血脉之毒,按照每人特有的血脉配置,那怕就是元婴真君,也可以毒杀,最是阴险。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招殃!

洛离默默准备,期间,三人邀请洛离聚会数次,洛离都以修炼为借口,没有前往。

飞舟向前,飞行两个多月,终于通过几处险地,进入中原地域,前方马上就要到达中原地域外围台州岛。

台州岛乃是中原地域第一大岛,几乎到达中原地域的飞舟,都会在此停靠补给,此地十分繁荣,也会有一些修士,借此下机,前往其他地方。

在此地飞起,借助仙秦古道,可以提速数十倍,七八天就可以到达重玄宗。

在此之时,洛离接受了申屠真人的邀请,前往他的住所赴宴。

玉婉真人特意过来邀请,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然后洛离进入申屠真人的的住所。

在洛离进入之后,那住所之外,好像有十八个符文一变,瞬间这住所自成天地,和这船舱之间如同隔绝成两个世界!

在这飞舟剑桥,石岳真人对着玉散人说道:“师父,那个散修别雪进入了八神观三大真人的住所,好像他们激活结界,要杀人越货!”

玉散人说道:“是不是他自己进去的?”

石岳真人说道:“是!”

玉散人说道:“那就好,那是他自己找死,不管我们的事,身怀重宝,却不知道小心谨慎,活不了太长时间的!”

石岳真人说道:“弟子明白,可惜了这个别雪!”

玉散人一皱眉,然后一笑,说道:“没有什么可惜的,他也不是什么好鸟,你看!”

说完,玉散人一指,只见洛离进入对方住所之后,有一个洛离在自己的房间出现,晃晃悠悠,前往人多之处,这是自己不在场证据!

洛离进入这住所之中,桌子上准备了几个酒菜,简单的要命,对方根本就没想喝酒吃饭,就是意思一下。

看到洛离到此,外面法阵激活,隔绝妙化宗的监视,那申屠、五夜,都开始笑起来!

这笑是狞笑,终于肥羊进袋了,可以大发一笔了!

他们笑,洛离也笑,他开始放出血脉之毒,一人一个,再见吧,我的朋友,虽然你们过来坑我,但是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们!

血脉之毒放出,三人全身一颤,申屠猛烈的咳嗽起来,而五夜则是打了三个寒颤,唯独玉婉一动不动,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

然后申屠、五夜,全部恢复正常,什么事情都没有,洛离顿时傻眼!

五夜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看向洛离,骂道:“混蛋,我们上当了,这是血脉之毒,毒鮋无生杀!你是混元宗的弟子!”

申屠一愣,说道:“血脉之毒!就是上次破灭昌州神威分舵的血脉之毒!小子,你以为我们是傻子,被你杀了那么多人,我们会不小心!

告诉你吧,那里出事之后,有前辈推演过去,发现他们都是死在血脉之毒手中,我们现在全部吃了乱血丹药!”

洛离一下傻眼,上次自己大杀四方之后,对方有了防备,他忍不住说道:“原来你们是神威宗余孽!”

五夜说道:“呸,你才是神威宗那帮丧家之犬,老子乃是八神观弟子!”

洛离又是一愣,八神观弟子怎么会说方才那些话!

瞬间,洛离想到了,八神观为观神宗余脉,当年观神宗乃是上门之一,被混元宗破灭,摧毁山门,镇派神功观神真我一心一念诀也变成了崇圣心诀!

听到方才申屠所说,八神观和神威宗,已经结盟,要共同对付混元宗!

就在这时,五夜好像想起了什么,喊道:“不好,当时那乱血丹药,会导致女修三个月脸色铁青,师妹嫌影响容貌,好像没有吃!”

三人回头看去,玉婉真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经毒发死亡!(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