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道独行>第八百零五章 利市平分沾四坐!

第八百零五章 利市平分沾四坐!

本书:大道独行  |  字数:2889  |  更新时间:

“他应该早我一步离开这里。当初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有几个月都没有再见到过他。现在这里已经如此的荒废,我想老人从那之后也再没有回来。”狼起步向着小屋走里走去。

狼静静的站在小屋之中。身后的小曦和小云也走进了这小屋子里。没有任何的宽敞之处。与自己想像的差上许多。小曦和小云的心里同时感觉到三年前狼曾经活下来所生活着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环境之下。

听着小云安慰自己。小曦的心里知道,老人会救狼。也肯定不会在意自己对他当面的一声‘谢谢’。

两年前的自己在这里似生是死般的活着,心里的痛苦比之撕心裂肺更为痛不欲生。现在自己站在这里,而身边却多了一个小蝶。“木头人,这里就是你曾经从悬崖上掖下来的地方吗?当年小曦真的没有想过,原来在悬崖下,木头人还活着。”小曦说话的声音中有些淡淡的伤感。

狼已经走进了小屋之中。看着自己曾经熟悉的一切。自己曾经病重时睡榻的床。房屋中还是依然只有一张小桌子,几张凳子。还有被自己喝醉时,掖坏的酒壶。破碎在地上。已经有些尘土附盖在了整个小屋里。

其实小曦很想见到老人家。希望可以当面的对他说声谢谢。从狼的话中小曦知道,是因为老人狼才可以活下来。可是现在却不能见到他老人家了。“小姐,走吧。”小云看着狼已经开始向着小屋走去。而小曦却好像在想什么事情。“小姐,在想什么?”

“后来呢?现在这里荒草丛生,像是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小屋也有些蜘蛛网。他怎么没有住在这里了吗?”小曦看着在小到外都已经有许许多多的蜘蛛网。这里应该是荒废了很久。

狼看着自崖壁之下直流而下的悬崖之水。曾经的伤痛依然似信佛存于心间/,有些丝丝的疼痛轻轻的在自己的心里划拨。时间像是悬崖之水般,永远都不停止的向下流去。转眼,自己再次站在这里的时候却已是两年之后。人生真的是百媚生态。唉息而语,曾经的伤痛依然若现于心之间。

即使是狼自己不表面出来,可是听着小曦说完这些话之后。狼也知道小曦会知道自己的心里会因为这里而难过。“如果说回到这里不会因为曾经的痛而让自己的心里此刻难过的话,木头人一定是在对小曦说谎话/。狼不想骗小曦,木头人也不会对小曦说假话。当自己再次站在这里时,有因为曾经的痛而伤,但也并全是如此。除去痛和难过之外,狼的心里也还有些高兴,因为在自己身边有你。曾经的痛苦是因为自己无法面对自己的改变,但现在的痛苦却是因为曾经失去的时间已经无法再让自己挽回。即使是不想,但也会因为触景而伤。可是却也会因为有小曦此刻在木头人的身边而高兴。两年前因为自己无法改变而离开,但两年后的自木头人却是因为要改变而再次的回到这里。”

“不是。”想起老人。狼心里便结老人有些猜不透。“还有一人也住在这里。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的姓名。只知道他是一位老人。在我摔下山崖之前,他应该早已经住在这里,也是他救了我,治好了我的伤。”

小云跟在小曦的身后。“现在老人不在这里。这里已经人去所空。即使是小姐想要谢谢老人,我想也不可能见到他老人家。小姐也不要再为此而难过了,或许等有缘的时候,小姐便可以见到老人。”

{(m./flash/?param=afa286ec3f9696dd)从这电视出来,就一直在找他的音乐。找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他的名字。只能找到这个网站先奖就听下。如果有朋友在看这本书的话。可以去听一下。新《流星蝴蝶剑》里面的背景音乐。魂牵梦萦,哼断心魂。(./s/view/-pp2coj2yh0/#)}

狼带着小曦,小云三人来到了三年前自己曾经从崖上摔下的悬崖崖底。狼静静的站在小屋前的空地之上。悬上的悬水依然像两年前自己离开时那样,潺潺而流,小屋前已经长了有些青青的绿草地,‘看来老人并没有在自己离开之后回来过。’。似那银河之水般从悬上落下。敲击着下悬崖底下的小潭,哗哗而响。也似在敲击着自己内心的回忆与曾经的痛苦。

狼自己心里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呆上多久。要多久自己可能会出去这山谷之中。狼其实是想让小曦回到枝府。但在狼还未说出口中,心里便已经知道小曦会因为自己这样做,而伤心难过/。

回到本书中。

“这里真的已经好久都没有再住过人了。房屋中的尘土都已经覆盖了整个小屋。或许老人曾经回来过,但发现木头人已经离开,他也没有再住在这里。”小曦看着在房屋中,有些陷入回忆之中的狼。

“可能会呆上一些时日,木头人也不知道自己的会需要多久才可以重新练回曾经的武功。虽然现在的身体几乎已经痊愈。不过自己的身体好像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到自己可以重回到以前的自己。”狼的心里,此刻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的有些担忧。自己越是想要如此。但自己却越是心里感觉到不可能。

小曦拉着小云一起座在了凳子之上。“小姐,小云还要打扫这小屋子,小屋里此刻尘土太厚,必须要清理干净才能住人。”小云四处望了望了。屋子里需要打扫的并不多。除去几张凳子和在身前的桌子之间外。便只有一张用石头而码起的床。

“这里曾经就只有木头人,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这里小屋好像已经不止有三年的时间/。房屋四周都已经显现的出这处小屋建了很久。小云站在小曦的身边说着。

厚厚的尘土。整个房屋之中还有些蜘蛛网,已经失去了蜘蛛的踪影,只佘下了残缺不全的网还在小屋之中。“小姐,你座吧。”小云擦干了在自己身前的一张凳子。很是关心的让小曦座下。

时间如果可以抓在手中,或许幸福将会永远的停在身边,而不再会有伤痛。可是这又能实面这样的愿望吗?答案是不能。永远都不可能。因为幸福或许是与伤对比。只在当自己有过伤与痛之后才会知道,自己的需要的幸福是什么。

“木头人。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在这里住下。直到可以离开的时候。”小曦的脸上,并没有因为这里如此的荒疏而感觉不高兴。相反小曦的心里却是更加的欢喜。因为这里可以望自己更加的了解自己所喜欢的木头人最真实的生活。

小云跟在小曦的身边,一齐向着小屋走去。“没什么小云。只是想要见见木头人所说的老人。不过好像不可能。”

眼前的地方,便是曾经自己喜欢的人,由死而生的地方,也是由生而死的地方。小曦的心里此刻有一种伤痛。在狼从悬崖之上摔落而下。自己以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木头人。只是心里不肯让自己相信他会离开。此面在自己的面前,便是曾经木头人生活过的地方/。只有一间看起来很小的小屋。在小屋之后,便是悬崖绝壁。“这里好宁静,潺潺的水声音,似一种清秒的音乐,每天都会在自己的耳边响起。似不断弦的弹奏,天然而韵。或许此刻在小曦的心里,想要说的并不是如此。只是自己不想让木头人再想起曾经的伤痛。不要再因为曾经的伤痛而让木头人自己此刻难过。小曦的心里知道,这里曾经一定是木头人心里最为痛苦的伤痛开始。现在木头人重新再次的回到这里,再次见到自己曾经熟悉的地方。一定会因为触景伤情而难过。即使木头人不说出来,小曦也知道。”耳旁不断的水声,身边的小曦似在诉说着自己的内心般。

看着小小的草屋,听着落下的悬崖水面击着下面的悬崖水直响。一刻的心怡而静。“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都会生活在这里。”小曦的脸上lou出了淡雅的微笑/,或许是因为自己可以和狼在一起。而或许是自己已经开始有些喜欢上这里的宁静。虽然曾经很痛很伤。但此刻心却是感觉到无比的美。(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