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道独行>第九百零四章 喜怒哀惧爱恶欲!

第九百零四章 喜怒哀惧爱恶欲!

本书:大道独行  |  字数:3156  |  更新时间:

梵无劫十分好找,他在宣州莫阳湖上,坐在一叶轻舟之上,带着一顶草帽,在那里垂竿钓鱼。

看过去悠闲自在,十分轻松。

洛离踏浪而行,来到他的身边,一眼看过去,两人对视一笑!

他们立刻看穿对方,在洛离的眼中,现在的梵无劫就像是一个黑洞涡旋,无数的灵气,不知不觉的注入其中。

在梵无劫眼中,洛离乃是一个大日,无尽的元能汇集在身上,慢慢凝结,只待一刻,立刻引爆,化作九天真阳。

他们都知道对方在积累,在积蓄力量,他们都可以现在立刻晋升元婴境界,都是都没有,都在积累。

梵无劫看着洛离,说道:“怎么想起来看我?”

洛离笑道:“听说你也道尽了,过来看看你!”

梵无劫哈哈一笑,说道:“你才出关,我这些年这三个字耳朵都磨出茧子了!

那些俗人,他们懂什么?”

洛离说道:“想不到你也开始了这积累之道!”

梵无劫说道:“转舟一脉的存在,就是为了掩护天倾峰,为天倾峰的积累,挡风遮雨!

我也不是傻子!凭什么你们就可以如此积累,我就不行!

积万世之基,一飞冲天,以倾天之力,碾压诸敌!我也懂得,金丹破窍,我也来了!”

洛离微笑,梵无劫只是知道金丹破窍,并不知道三轮七脉!

不过在他身上。好像有着另外的法术,气息绵长,如渊如山,好像和道主有关。

洛离说道:“好,我们一起来吧!”

梵无劫点头,说道:“对,一起来,等我元婴之后。好好的蹂躏你!打败你!让你永远的追不上我的身影!”

洛离一笑,说道:“可能吗?等我元婴归来,我们好好的玩一次,看看到你是你的积累深厚,还是我的乃是阳光大道!”

梵无劫也是笑道:“好,我等你,我一定会把你打倒,踩在脚下,让你认输哭泣!”

两人对视。战意冲天,然后各自散去。

天幕山巍峨壮观,高约千丈。如同一条巨龙。将灵州岛隔断成两半,其中只有大山裂缝,延绵三百里,可以通过天幕山。

灵州岛灵气稀薄,在此根本没有修仙门派,就是散修都看不到几个。

一边是冰原遍布的秣陵原。一边是群山环抱的川都府。

正是一山之隔,使的两边天地,完全不同!

秣陵原冰雪无尽,到处都是盐碱地,到处都是盐井。却没有多少粮食。川都府气候宜人,大地肥沃。粮食收获无尽,可以说天堂圣地,但是却不产盐!

秣陵原上之人,一年十月没有粮,人无粮必死,其中凡人时刻饥饿无比,有时易子相食,才能度过寒冬,川都府粮食无数,但是却没有盐,人无盐不活,大山环绕,只能在秣陵原得到食盐。

于是秣陵原需要川都府的粮食,川都府需要秣陵原的食盐!

可是无论是群山环抱中的川都府,还是冰冷霜寒的秣陵原,都被那巨大的高山阻挡,在那高不可攀的山体上,只有一条崎岖山路,攀爬在山体上,艰难地沟通两地。

那条山路,就是班竹古道,为了得到川都府的粮食,为了得到秣陵原的食盐,不知道多少商队,来往期间!

有了这商队,秣陵原不再缺粮,川都府不再缺盐,两边都可以活人。

但是深山之中,古道之上,豺狼遍布,妖魔无数,匪徒成群,无数人进入此地,再也没有回来。

走过去,就是天堂,走不过去,就是地狱!

就在这生死之间,无数人来回拼搏!

一个商队,缓缓向前,这商队大约有五十多人,四十多个骡马,这种骡马都是川都府特产的矮脚马,只有三尺多高,却最善于行走山路之间。

这个商队,牵着驮马,运着货物,行走古道之上。

这古道其实。可见一侧悬崖,万丈深渊,深不见底,不时传奇奇异吼叫之声!

另外一边,乃是悬崖峭壁,巍峨屹立,看的脖子发酸,眼睛发疼,也不看到顶,但见仿佛山横处,尽是皑皑白雪,反射日光。直欲刺瞎人的眼睛。

环境是如此的险恶,道路是不堪。

在此之地,这条古道,万分危险,一个不留神,连人带马,滑落悬崖,良久良久,惨叫声不散,渗人至极。

但是更可怕的则是山中匪徒,豺狼妖魔,遇到他们,那就是十死无生,尸骨不全。

民间有人传言,说这山中,有一群妖魔,以人为食,那山中匪徒,豺狼妖魔,都是他们控制,每十个商队,抽取五只,用来打牙祭,据说这种人肉,奔波古道之上,时刻生死之间,这种人肉,最是好吃。

这商队向前走去,其中一个彪形大汉,实在耐不住这空旷寂寞,他说道:

“老爹,听说最近这里出了一个仙师,身穿僧袍,却满头长发,每到商队危机时刻,他就会出现,灭杀豺狼妖魔,不知道真假啊?”

老爹就是带领这商队的领队,听到这话,他默默不语!

大汉说道:“老爹,你倒是说话啊,我听说你上次就是被他所救?不知道这次,我们能不能看到他?”

老爹却不说话,那大汉忍不住一次次的询问,被问的烦了。

老爹长叹一声,说道:“还是不要看到为好!”

大汉一愣,说道:“为什么?”

老爹轻轻说道:“他在两年前出现,我一共被他救过三次,第一次死亡临头,苦喊哀嚎,毫无感觉!

第二次,第三次,我留心了,那待发行者出现之时,必是众人生死关头,哀伤至极,恐惧无尽之时,他才会出现!

带给我们无尽的欢喜,因此我们活了下来。”

大汉顿时惊呆,说道:“那还是不要出现了,这次我们这些粮食运回去,我们部落就可以撑过这个冬天!”

老爹点头,说道:“这次回去,我的棺材本就够了,我就彻底退休,再也不走这班竹古道了!这两年情况不对啊,如此以往,必出大事!”

大汉又问道:“老爹,能出什么大事?对了,真的这山里有妖魔吗?过往的商队,抽取吃一半吗?”

老爹长叹一声,说道:“妖魔啊,这传闻乃是那仙师到此之后,才出现的!

不过以前老话有云,赶山商队剩一半,一半喂狗一半归!”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前方乃是山路最崎岖之处,但是在那里却赫然出现一颗巨石。

那巨石足足有百丈之高,不知道从那里到此,将此山路完全堵住。

顿时,众人看到,全部傻眼,有此巨石,这山路再也无法通过。

在那巨石之上,赫然盘踞一只妖魔,这妖魔乃是一只三头犬,那头颅足足有十丈大小,那身躯足有百丈,立在这巨石之上,对天咆哮!

“混蛋,那个混蛋,将我的手下仆役,还有的十二个后裔,全部杀光!”

“你出来啊,你又能耐把我也杀了啊!”

“你不是要救人吗?我让你救,我断了这班竹古道,你倒是出来救人啊,救人啊!”

如此巨犬,冲天怒吼,顿时众人全部吓得瘫坐地上,老爹嘴里叨咕着:“一半喂狗一半归,这,这就是那妖狗了!”

大汉则说道:“完蛋了,完蛋了,从此班竹古道,被阻挡,大家都要死了,都要死了!”

这巨犬出现,挡住古道,无论是秣陵原,还是川都府之上凡人,费尽心机,想要从来古道。

但是这巨犬就是不走,无论是童男童女的送礼,还是其他办法,那巨犬就是丝毫不放开此地,每天大吼,让那仙师出现,看来那人是将他得罪透了。

但是仙师却从来没有出现,随着一天天的过去,秣陵原渐渐无粮,川都府渐渐无盐,所有人都被死亡所笼罩。

诅咒,怒骂,哀求,所有的办法,都试过了,但是没有任何的希望!

死亡的恐惧就在眼前,无数人只能等待这死亡的来临,也许会有一小批人幸存下来,但是大多数都会死去!

绝望关头,所有的男人,全部站起,砍木为枪,劈竹为甲,汇集起来,去到那巨犬之处,那怕一死,也要一搏。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那巨犬在那百丈巨石之上,大家不要说一搏,都爬不上那巨石,就是去送死。

人之将死,什么都做得出来,众人还是来了!

当他们走到那巨石之前,等待一死之时,突然空中出现一人,正是仙师!

他大战妖犬,一道道火焰将这天空烧红,无数天兵天将,在虚空出现,围攻妖犬!

无数人看到这一幕,他们知道希望出现,自己也许可以活下去,顿时无数人跪下,大声呼喊:

“仙师慈悲,仙师慈悲……”

轰,一声巨响,那妖犬被一只天狗一口吞下,然后那仙师来到那巨石之前,一剑斩出,轰,巨石粉碎!

仙师的声音响起:

“我将开山破地,将此天幕山,开出一条堂皇大道,从此,尔等再也不必受此山川隔绝之苦,匪患袭击之难,从此人间坦途,至此美满!”

听到这话,无论是秣陵原,还是川都府的百姓,全部跪下,个个心中大喜!狂喜!

而洛离笑了,七情中的喜、哀、惧,至此收集到了三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