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道独行>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你可以带我走吗?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你可以带我走吗?

本书:大道独行  |  字数:3324  |  更新时间:

众人高兴不已,在此都是激动期待。

在众人身边,不少天魔宗小贩走过!

“天魔驱魔心丹了,一万灵石一颗,可解天魔舞魔侵!”

“便宜了,只要一万灵石,就可以观赏返虚真一天魔舞,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便宜了,便宜了!”

不少修士出钱购买,洛离喊过来一个小贩,买了一颗天魔驱魔心丹。

几乎在此的修士,都出钱购买,其实这就好像观舞费用。

众人在此等待,一切渐进,夜幕降临,终于到了最后一项,瞬间,整个城市一下子变得无比黑暗,无数人鸦雀无声,看着那广场中心!

一道光柱,从天而降,照耀天地之上,百丈方圆之地,大地之上,立刻升起一座石台,高约百丈!

在虚空中,一个窈窕女子,从天而降,她轻纱遮脸,缓缓落下!

随着她的落下,方圆天地万里,瞬间无风,无光,无影,无声!

所有一切,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那女子落下,这一次她没有带着轻纱,洛离的位置,正是最佳,一眼看去,心中就是一颤,正是苏采真!多少年不见,她还是这个模样,还是当年那般年轻,但是眉宇之中,带着一丝的倦意!

她在此石台之上,向天祭拜,祭拜大天魔,然后开始轻舞,这舞乃是舞给大天魔,祭献给魔主之舞!

这舞似火,这舞似风,这舞好像具有无穷的魔力,将所有人的心神,全部的吸引其中!

这舞姿曼妙。那舞者,双眼深幽如泉,身着白袍。裙脚阔大开叉,露出雪白小腿。肌肤盛雪,晶莹如玉。

身上法袍,乃是轻纱,轻如云雾,斜披于肩上。身躯的玲珑与修长全被那袭轻薄曳地的雪白法袍,以最诱惑的线条勾勒出来。

这一舞,一瞬间,周围无数修士。心中再无他物,只有那高台之上舞者!

飞旋的长裙就象是盛开的火焰,那嫩白的双足,连环跳动,勾人心魄!

妩媚艳惑的女子,霎时就化作了一团窜跃闪烁的热力之炎。妖异而热情的舞动,如一团焚烧的火焰。

焚情似火!妖媚人间!

无数修士看着那翩翩舞姿!

这既是一种欣赏,又是一种修炼,天魔舞最是蛊惑人心,若是扛不住这天魔舞姿。立刻心生心魔,被其所惑,失去自我!对方一句话。一个请求,自己都会忍不住去做,为了对方,可以付出一切,至此沉沦九渊地狱之中!

在场所有修士,开始都万分小心,观看此舞,但是看着看着,众人不住点头。全部入魔!

除了极少数一些返虚和化神,才能抗拒住这种天魔舞。剩下所有人,全部无法抗拒!

不少人立刻拿起那天魔驱魔心丹。吃了下去,丹药入口,那魔念自动消散,他们一个个大口喘气,恢复正常!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方才我有一个感觉,我愿意替她去死,为了她的一笑,我愿意付出一起!”

“是啊,是啊,我也愿意,这就是天魔舞,就是她取走我的性命,我也愿意!”

“真是太厉害了!”

许久,最后一个舞姿结束,瞬间,苏采真摆出一个动作,一动不动,天魔舞结束!

立刻四下,响起无尽的掌声,欢呼声,呼啸声!

就在这时,洛离开口说道:

“老夫观此舞,乃是人间极致,无以为表,愿意献出灵石三亿,以谢前辈!”…

这声音,贯穿天地,力压掌声,欢呼声!

众人都知道,这老家伙有钱,以前就没少打赏,都习以为常,没有什么意外支出。

三亿灵石的打赏,在此茫茫人海之中,换来苏采真的一眼。

苏采真听到这话,就是一愣,她转身看向洛离!

这一眼望去,万千人海之中,她看到了他!

这一刻,瞬间洛离一变,恢复原来青春模样,那个少年!

当年模样,好像时间并未过去,他还是当初那个小小少年,他实现自己的诺言,那怕万水千山,也过来寻她!

苏采真双眼瞳孔就是一缩,但是全身一动不动,好像没有听到这句话,目光一扫,就缓缓飞起,消失无影。

但是洛离知道,她知道自己来了,剩下的事情,自己就是等待!

洛离又一次的回归老年模样,旁边有人悄悄说道:

“这个老不休的,特意变成少年,想勾引人家!”

“哈哈哈,做梦一样,真是不要脸!”

“你管人家要不要脸,出手就是三亿灵石,有钱啊!”

众说纷纭,但是洛离毫不在意,付出灵石,他回归客栈,默默等待!

果然,到了半夜时分,洛离就听到耳边传来轻声呼唤:

“洛离,洛离……”

这呼唤就在耳边,缓缓响起,虚无缥缈,洛离微笑,立刻起来,顺着声音,离开客栈。

一路之上,洛离隐遁身形,顺着声音,飞出这宁波府,飞出城外千里,在一处幽静山谷,那声音传自这里。

洛离缓缓落下,进入山谷,在这山谷之中,一棵桂树之下,赫然一个女子,站在那里,口中不住呼喊,默默等待。

远远看去,她还是她,还是那般青春年华,还是那样端庄秀丽,正是苏采真。

恍惚中,洛离又好像看到,当年那个带着自己离开银州大陆的苏仙子!

洛离大步走过去,沉声说道:“采真,你好吗?”

苏采真回头看向洛离,好像不敢辨认,然后问道:

“洛离?”

洛离点头,说道:“正是我!”

苏采真看着他,好像难以相信。说道:“你真的是混元宗那个火德真尊洛离,天下第十?”

洛离点头,说道:“正是。也是当年你从银州带走的小小少年,也是空远峰上和你缠绵不休的洛离!”

苏采真还是怀疑的看着他。说道:“你把十阶法宝拿出来我看看,据说你有十阶法宝混元金斗和十阶法宝戮仙剑!”

洛离一伸手,混元金斗出现,然后一伸手,混元金灯出现。

他说道:“我现在只有混元金斗和混元金灯,那戮仙剑,我送人了!”

苏采真惊讶的说道:“十阶法宝,也舍得送人?”

洛离说道:“是的。送给了剑神!”

听到这话,苏采真脸上出现一丝喜意!

洛离心中一沉,这苏采真在意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十阶法宝……

看着洛离的两个十阶法宝,苏采真看着洛离,好像在辨认洛离,记住洛离!

许久她问道:

“你真的是洛离,洛离,洛离,当年那个小小少年。你还愿意履行当年的诺言,守护我吗?”

洛离皱眉说道:“你若不弃,我就不离!

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你!”

“那你能带我走吗?我想离开这里,远远的离开!”

“去那里都行,只要离开这里就行!”…

洛离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苏采真可是返虚真一啊,怎么在自己面前,就像是一个软弱女子!

更离谱的事情出现,苏采真突然全身一抖,一下子坐在地上,身体颤抖。然后眼泪一下子留下,说道:

“我再也不想过这种生活了。我要离开这里!”

然后她竟然大哭起来,梨花带雨。大声哭泣,就好像无数的委屈憋屈,在此全部的倾斜出来!

“好难受啊,好难受啊!

上一次看到你,我还雄心勃勃,那时我还手下无数。

可是,可是,我败了,我一次次的失败,她们太厉害了!

我根本不是她们对手,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机,还是一切的一切,我都败了!

无论是玄雪静,还是萧忆情,还是高华雅、叶轻眉,在这百年之内,她们一次次的打败我,羞辱我,折磨我!

我努力了,我奋斗了,我付出了一切,但是我还是败了!

我不是她们的对手,我已经彻底绝望,我也不求什么权势富贵,我只想好好的活下去就行!”

苏采真近乎歇斯底里的喊出来,可见她这百年之内一次次失败,已经有失败到了绝望,受尽了无穷的折磨和羞辱!

“我可是返虚真一啊,我可以长生不老,活到万年,我可以好好的活着!

可是她们不让我活下去,她们要我死啊!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可是,可是为什么,我非得死啊!”

越是长生不老之辈,越是怕死,因为他们拥有无尽的生命,不想就此失去!

“只要天魔宗三大势力开始内斗,无论胜败如何,他们都会第一个把我消灭!

因为我是三大势力之外,最不稳定的因素,第一个死的一定是我,她们都容不下我,都说我是叛徒,都恨我,想要杀我!

那怕我怎么卑颜屈膝,她们都不需要我,但是我知道,只要大战开始,第一个死的一定是我!

本来,这天魔祭奠,我的天魔舞起,立刻就会增加十万信众,为我而战!

但是她们竟然创出破我天魔舞的丹药,特意在此羞辱我,让我成为笑柄!

她们太可恨了!恨,恨,恨!”

听着苏采真的话语,洛离突然有一个感觉,这苏采真混的很不少,人腥狗臭,天魔宗三大势力,全部厌恶她!

突然,苏采真看向洛离,说道:

“洛离,洛离,求求你了,帮帮我,我不要死!

只要我不死,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我愿意陪伴你,为你跳舞,为你付出一切!

这天下,能救我的,也就是只有几个人,你就是其中之一,不要让我去死!好不好?”

洛离点头说道:“好,我带你走!

不过我带你离开天魔宗,安全之后,我完成当年诺言,你我至此恩怨全消,至此各奔东西,了去我当年誓言!”

-----------

还有一更,不过怕是得十二点以后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